主页 > 事件最强 >40万「塑料袋基金」失踪? 沙环协报警 >


40万「塑料袋基金」失踪? 沙环协报警

发表于2020-08-11

亚庇市政厅于2010年展开的「无塑胶袋日运动」,多年来筹获的40万令吉下落不明,沙巴环保协会报警,要求查个水落石出,给公众明确交待。

亚庇市政厅是于2010年6月展开「无塑胶袋日运动」,全亚庇参与的商家共有百多间,每周六、周日及周一,商家不提供免费塑胶袋,购物者每使用一个塑胶袋必须付费20仙;当时政府解释,所收集到的数额,将交给由沙巴环保局及沙巴环保协会所联合推行的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后者将利用该笔「塑料袋基金」来推行其他环保活动。

然而,沙巴环保协会秘书方慧慧及法律主任陈雪萍今日却大爆料,指这笔累积多年、数目高达40万令吉的「塑料袋基金」竟然下落不明,陈氏于昨日到加拉文星警局报案,要求警方介入调查。

方陈两人今日召开记者会上指出,由于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只是州内阁所成立的组织,并没有向社团注册局登记,所以该会不能拥有本身的户口,多年来一直使用沙巴环保协会名衔所开设的户口。

沙巴环保协会在新任主席拉纳斯丹达领导下,于2013年在沙巴旅游、文化及环境协会决定改革重组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才开始参与这个委员会的事务。

陈雪萍表示,2013年当她们开始参与该委员会时,发现账目有很多不清楚之处,就曾质问该委员会的女财务官,有关「塑料袋基金」的详情,后者总是一再推说所有的账单和文件等,都存放在政府所委任的稽查司陈艾力山大处,她们也就不疑有他。

但后来她们决定追究到底时,女财务官却从来不予理会,沙巴环保协会后来将之停职,并发出警告函要求她解释,否则就报警,但对方还是置之不理,今年2月5日,方陈二人前往会晤陈艾力山大调查此事,对方却说2014年的账目从来没有呈交给她,2010至2013年的账目则疑点多多,由于事态严重,且户口是沙巴环保协会名下,她们决定报警处理。

方陈也说,除了「塑料袋基金」外,其实整个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的账目也有很多疑点,2010年户口有90多万令吉,但到今年只剩10多万令吉,当中的数额进出,都没有记录。

据了解,当初成立委员会时,说明户口可签名出钱的人有4位,就是沙巴环境局总监、沙巴旅游、文化及环境部常务秘书、沙巴环保协会主席及秘书。

而她们在发现疑云重重后向银行官员查问,才了解原来在这4人中的其中2人签名就可以提钱,但当她们要求女财务官出示授权其由户口提钱的授权书时,以了解授权人的身份时,对方始终没有出示;她们也发现2010年该户口有一笔高达45万令吉的钱遭人提走,但去了那里,没人知晓。

方陈两人在今年,曾经到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办事处要取回所有的账目文件,但发现沙巴旅游、文化及环境部的新任常务秘书已在一星期前先她们一步,取走了所有的相关文件,当她们向后者查询时,后者表示所有的账目文件都属于该部门所有,只有该部门才有权力拥有这些文件。

「我们并没有要把矛头指向谁,只是要求当局能专业地解决问题,而不是把问题掩埋起来,这是不成熟的做法,我们发现,过去这些钱财所有的账目簿记、账户乃至于稽查,都是同一个人在做。」

沙巴环保协会建议,委任受沙巴环保协会及沙巴环保局两方所接受的独立稽查司来协助调查这项账目,总有人要为这笔下落未明的款项负责。

陈雪萍说,该会所剩的十余万款项足于支付独立稽查司的费用,若任由有关账目继续有来历不明的金钱进出,恐怕被人利用「洗黑钱」。

「我们参加沙巴环保协会,都是自愿和义务性的,有关钱财不属于我们个人所有,而是来自公众,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开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情,这不符合我们的原则,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也不应该走向这个方向。」

「我们认为,在处理『塑料袋基金』的程序上,政府必须设定标准作业程序,确保过程透明及没有弊端,但当局没有做到这点。」

「由于沙巴环保协会近期针对很多课题,包括必达士养虾场课题批评政府,有人受不了我们,就要把我们赶走,让其他非政府组织来取代我们?我们现在和沙巴环保局的关系就有如感情不睦的夫妻,沙巴环保局是丈夫,我们是妻子,因为妻子对很多事情有意见,丈夫就要找二婆、三婆,但即使要离婚,也应该知会妻子一声,但当局却在没有知会我们情形下,突然辞退我们负责聘请的4位沙巴环保行动委员会办事处员工;即使如此,我们还是为当局善后,根据沙巴劳工法令赔偿员工。」

「沙巴的非政府组织向来在环保工作上,是国际知名的,如果如今因为沙巴环保组织提出账目和其他课题,沙巴环保局就终止与沙巴环保协会合作,这将打击沙巴在环保方面的形象。」

陈雪萍说,亚庇区沙巴环境行动委员会每年开会4次,成员之一的亚庇市政厅总监拿督杨文海,经常质问沙巴环保协会有关动用「塑料袋基金」来推动环保袋奖励计划,但由于有关账目都不在沙巴环保协会手上,她也无法给予杨文海明确的答覆。

上一篇:
下一篇: